分类 万达平台 下的文章

  11月22日电 据日媒报道,2020东京奥运会组委会正式宣布,为加强防暑对策,将重新考虑马拉松比赛的开始时间。东京奥运会马拉松比赛现定为早上7时开始,奥组委正在考虑提前约1个小时,于早上6时左右举行。

  就东京奥运会马拉松比赛开始时间,奥组委曾提议施行将夏季生活时间提早的“夏令时”,但自民党的一个研究表示难以在2020年施行。在此背景下,奥组委秘书长武藤敏郎于21日下午正式宣布,将重新考虑马拉松比赛的开始时间。

  据相关人士透露,鉴于对选手的影响和医学方面等问题,组委会正在考虑将比赛时间提前1个小时左右。

  另外,包括目前定于早上6时开始的男子50公里竞走比赛等项目在内,奥组委将与竞技团体和国际奥委会(IOC)等进行商讨,以定下更为合适的比赛时间。

  三代人守墓73年 无名烈士身份确认“无名烈士”为抗日时期延安南下干部队副旅级干部邹开胜 日本投降前一个月牺牲在山西

丰盛村无名烈士墓的遗骨最终被确认为烈士邹开胜(图为挖掘现场)

  从1945年7月,山西平遥丰盛村的后山上便出现了两座并不起眼的烈士墓,村里人大多没文化,口口相传,人们只知道墓里面埋葬着一位“司令”和一位“团长”。1950年,那位“司令”的后人迁走了其中一座烈士墓,另外一座则继续留在丰盛村。

  村里一家人从1945年起便开始守护这座烈士墓,至今三代人,在他们心中一直有一个谜,另一座墓里烈士的家人在哪儿?他的家人知道烈士被埋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吗?

  2014年,喜欢研究八路军历史的王京利来到了这座烈士墓,他翻阅史料,联络各地民政部门,希望寻找到墓主人的蛛丝马迹。墓主人的范围最终被缩小到两个人——33岁牺牲的廖纲绍烈士和29岁牺牲的邹开胜烈士。两人同时牺牲在1945年山西平遥的一场战斗中。73年来,他们的后人都在寻找两人的遗骨。近日,这位“无名烈士”的身份被确认,他就是抗日时期延安南下干部队副旅级干部邹开胜。

  一家三代人守护烈士墓73年

  73年来,山西平遥丰盛村的后山一直安静地躺着一位八路军烈士。

  村子的后山上埋着一名“烈士”,但是村里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只知道是一个“团长”,可能姓“周”。

  据丰盛村的老人回忆,新中国刚刚成立的那些年,每到清明节,都会有学生来到烈士墓祭奠,也会有人说起关于烈士的事迹。岁月流逝,这座石头垒砌的有些简陋的“烈士墓”渐渐冷清下来,陪伴在周围的,只有一片片的果园。

  60岁的贾林香30多年前嫁过来,一直靠种地和养鸡为生,她每年都来到村里的后山,坚持给这座无名烈士墓烧烧纸,拔拔杂草。

  贾林香的公公新中国成立前曾是村子里管“财粮”的负责人,1945年八路军在村里安葬了两名烈士,并委托贾林香的公公帮忙照看,村里人却并不知道这两人的详细信息。

  “1950年,有一个(烈士)的后人来了,我们才知道其中一座墓里埋的烈士名叫桂干生。另外一个人是谁还不知道,我公公一直和我说另一位烈士姓‘周’,是一位八路军的‘团长’,更多的他也说不清了,后来老人去世了,家里就更没有人知道这位烈士的身世了。”贾林香说,“嫁过来以后,我每年都会上后山来给这座烈士墓烧纸、拔草。这就是清明节的风俗嘛,逝去的人要祭奠,更何况还是位八路军烈士。后来我岁数大了,上不动山了,有时候就会让我儿子过来。谁也不知道这位烈士是谁,他孤零零地躺在这儿,也没有亲人来找。”

邹开胜烈士是腹部中弹牺牲的,他的遗骸出土时,手臂正放在肚子上

  无名烈士身份的两种可能

  揭开这个历史谜团一角的是山西人王京利,他平时喜欢研究八路军的历史,写过很多关于八路军历史的文章。

  2014年,王京利来到丰盛村附近的一家企业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贾林香那里得知,丰盛村后山上埋葬的这位无名烈士,“我开始时不相信,司令和团长在八路军的队伍里已经算是级别比较高的了,却被埋在这么偏远的一个小村子里,感觉不太可能。”

  王京利也曾前往北京和湖北等地的民政部门寻找线索,但均无所获。直到今年3月初,王京利在帮助另一位在抗战中牺牲的湖南籍团级干部寻找家属时,偶然发现同为湖南籍的烈士廖纲绍的信息。廖纲绍牺牲的地方距离丰盛村很近,他想起了贾林香的信息,于是再次又对丰盛村及周边进行了走访,怀疑这位无名烈士墓可能就是廖纲绍。他随后通过民政部门联系了廖纲绍的家人,其家人表示,希望挖掘烈士墓,取出遗骨进行DNA比对。

  王京利还想到另一条途径,与无名烈士毗邻的是1950年就被家人找到的桂干生,桂干生迁葬时有其警卫员到场,也有详细记录。与桂干生相关的人们会不会知道这位无名烈士是谁?

  于是王京利联系了桂干生的儿子,“他(桂干生)儿子跟我说,据他父亲的老战友回忆,桂干生旁边的烈士墓里埋葬的也可能不是廖纲绍,而是另一位叫做邹开胜的烈士,但是同样因为年代久远,相关的资料他也无法找到并确认。”

  至此,无名烈士墓中这位烈士的身份,出现了两种可能。

家人保存的邹开胜生前唯一一张照片(前排左4)资料照片

  廖纲绍与邹开胜同时牺牲

  廖纲绍和邹开胜都是八路军干部,廖纲绍为团级干部,邹开胜是副旅级,两人牺牲在同一场战斗中。

  1945年7月8日,山西平遥,从延安出发的八路军南下支队第二梯队五干队与驻守同蒲路的日军发生了一场遭遇战,参加过这次遭遇战的贺庆积在回忆录中记述,“这次战斗,我们牺牲了100多人”。

  因为这是一支延安南下的干部队,所以牺牲者中,很多都是从红军时期就参加革命的干部,其中就包括桂干生、廖纲绍、邹开胜等人。

  在河北邯郸晋冀鲁豫烈士陵园档案室,存有一份《桂干生同志情况》,其中就提及了邹开胜烈士牺牲的经过。“干部队刚过同蒲路,平遥县城里敌人向他们发射九二炮。第一炮打在离我五十公尺处,我知道敌人是在试探,就叫同志们赶紧走,几个同志走到一个大树坑旁,正准备休息一下,敌人的第二颗炮弹在他们跟前爆炸了。”根据文中战友回忆,邹开胜被一片弹片打穿腹部,他先是用手捂住伤口,但无法止血,小肠从伤口掉出来一段。“由于没有卫生员,他自己把小肠塞回去,又用一个搪瓷缸堵住伤口,继续跟着部队前进。九干队队长桂干生同时也负了重伤,部队用骡子把他们驼到平遥县东南的一个小村子里宿营。”

  当晚,邹开胜与桂干生都牺牲在了这个小村子,那里就是丰盛村。

  廖纲绍同样牺牲在这场战斗里,据其的战友回忆,廖牺牲前其实已经冲出了日军的包围,但是为了营救后面的战友,又重新返回到了战场,不幸中弹牺牲。

  邹开胜家人一直在寻找遗骨

  邹开胜牺牲时,他的孩子还没出生。据他的战友回忆,邹的遗言是委托转告妻子的一句话,“一定要把孩子养大”。

  邹开胜和爱人是在延安认识的,邹的爱人曾经在八路军新编第一师“长城剧社”做文艺宣传员,后来进入抗大学习。1945年,邹开胜牺牲前,她也从延安出发,跟随南下支队的后续部队准备与丈夫会合,但她刚到山西境内即接到命令,不要再跟随部队南下,而是返回延安。

  “当时外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服从命令。”邹开胜的外孙女张女士说,“回到延安后,她才知道外公邹开胜已经牺牲了,那时候外婆正怀着我妈妈。我妈妈1945年10月出生,是遗腹女。外婆曾经试图找外公的遗骨,但是战争年代,外公生前的战友流散各地,相关的信息也就中断了。”

  张女士说:“外婆一直没有告诉我妈妈关于外公的事。外婆后来再婚,直到妈妈上了大学,她才说。从那以后,妈妈也开始寻找外公的遗骸。1980年,我们听说在河北邯郸的晋冀鲁豫烈士陵园葬有一批在抗战中牺牲的烈士遗骨,那批烈士和我外公的部队有交集,便马上赶了过去。我们一个个墓碑寻找邹开胜的名字,但没有。2006年,我们又发现一篇名为《我们的好主任邹开胜》的文章,详细记述了外公在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工作的情况,便又去找作者。作者是原工程兵副参谋长许德厚,但他说自己所知道的也仅限于文中记述,并不知道外公最后葬在哪。”

丰盛村烈士墓出土的纽扣

  DNA鉴定确认遗骨不是廖纲绍

  今年3月25日、26日的《北京青年报》曾经对廖纲绍家人寻找廖纲绍烈士遗骨的事情进行了详细报道。廖纲绍烈士的家人在经过了当地民政和丰盛村村委会同意后,小心地挖开了五名烈士墓,并取出了一根遗骨,带回北京进行DNA鉴定。

  考虑到廖纲绍烈士的家人已经取走烈士墓中的遗骨进行DNA检测,邹开胜烈士的家人便决定先等待消息。

  到了8月,经过4个多月的等待,第一次DNA鉴定结果出来了,埋葬在丰盛村后山的无名烈士墓里的遗骨不是廖纲绍的。随后,烈士邹开胜的家人前往山西,再次从无名烈士墓中取骨,带到上海复旦大学进行再一次的DNA鉴定。鉴定机构收集了邹开胜女儿和另外一位院方亲属的DNA信息。

  “妈妈并没有见过亲生父亲,外公牺牲的时候,她还在外婆的肚子里,但是血浓于水,这么多年来,她非常希望找到外公的遗骨,每次说起来,还会落泪。”邹开胜的外孙女张女士说,“希望来得非常突然,今年4月份,我们得到了山西平遥丰盛村有这座无名烈士墓的消息,也看了《北京青年报》当时的报道,虽然当时我们认为这座墓里的烈士可能更像廖纲绍,但是我们还是留着一线的希望,后来廖纲绍烈士的家人告诉我们,他们家的DNA比对没有成功,便又重新燃起了我们的希望。”

  烈士女儿抱着DNA鉴定结果落泪

  这具烈士的遗骨出土时呈现的姿态,是手臂放在肚子上。张女士说:“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外公(邹开胜)是腹部中弹牺牲的。”

  73年的谜团终于在11月12日解开。

  邹开胜的女儿拿到了等待已久的那份DNA亲权鉴定报告,“根据DNA遗传标记分型结果,被鉴定人3是被鉴定人1的生物学父亲”。其中的“被鉴定人3”,就是无名烈士墓中的遗骸,而“被鉴定人1”,就是邹开胜的女儿。

  已经73岁的邹开胜的女儿看到这个结果,止不住地流泪,一滴滴掉在鉴定书上。

  “他们家确认了烈士身份,我们替他们高兴,都是烈士的后代,我们也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对我们家来说,没有找到自己亲人的遗骸有些遗憾,但是我们还会继续寻找下去。”烈士廖纲绍的家人说。

  “说实话,守了30年,这座烈士墓以后如果被迁走,我会有点儿不舍得,但是他在这里孤零零躺了七十多年,终于有家人能够来带他回去,我更多的是感到高兴。”守护了无名烈士墓30多年的贾林香说。

  “我敬佩那些八路军,所以我一直都在研究八路军的历史,能够帮助他们找到家人,我很高兴,但是也有一些遗憾,就是廖纲绍烈士的遗骨现在还不知道葬在哪里,我还会继续帮这些烈士家属寻找烈士的遗骸。”王京利说。

  “接下来我们打算去民政部门办理相关手续,然后把外公的遗骨接回老家的烈士陵园安葬,在外面躺了73年,是该接外公回家了。”邹开胜的外孙女张女士说。本版文并摄/本报记者 付垚

  邹开胜烈士生平

  1916年出生于湖北省红安县七里坪乡延邹家村,1930年在河南省新集列宁小学读书,并在校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后转为中共党员。1932年,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随部队进行鄂豫皖第四次反“围剿”。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后,任西路军263团政治部主任,于1937年4月底到达甘肃、新疆交界的星星峡。

  1940年4月,八路军总部整编了多个连队两千余人统一编入“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部特务团”。邹开胜作为团政治部主任调入,负责团的思想政治工作。

  1942年春,邹开胜任特务团政委,1943年,邹开胜调到延安,任延安党校总校整风大队队长,后到绥德抗大任整风队指导员,副旅级干部。1945年4月至6月参加了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

  1945年4月,邹开胜作为南下干部,被编入南下支队第二梯队五干队,准备赴华中新四军五师任旅政委。6月13日,他告别了妻子和尚未出世的女儿,离开延安。

  1945年7月8日,与日伪军在山西平遥同蒲路附近遭遇,中弹牺牲,年仅29岁。

图为8月7日拍摄的正在建设中的武汉绿地中心。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

  (自贸区五周年)湖北自贸区:高端产业呈集聚发展态势

  中新社武汉11月20日电 (记者 梁婷)湖北自贸试验区获批以来,在有序承接产业转移、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集聚发展方面取得实效。湖北省商务厅副厅长胡中海近日表示,高端产业在自贸区呈集聚发展态势,创新型企业正加速聚集。

  湖北自贸区涵盖武汉、襄阳、宜昌三个片区近120平方公里。光电子信息产业、生物医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节能环保等先进制造业和工程设计、文化创意、金融服务、网络服务、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现代服务业集聚发展态势明显。

  目前,武汉片区成为中国光通信领域最大的技术研发和生产基地,完成“芯片—显示—智能终端”全产业链布局,正打造超万亿产值的世界级产业集群;襄阳片区已具备完整的新能源汽车产业体系,规模以上新能源汽车企业实现年产值超过150亿元人民币,正打造中国新能源汽车之都;宜昌片区聚焦生物医药产业,挂牌以来总投资亿元以上重点项目15个。

  生物医药领域,湖北自贸试验区新发传染病药物及疫苗研发生产规模全国第一,涌现了中国首个仿生人造血管等一批重大成果,建成了中部地区最大的新药研发中心和国内最大的基因测序健康医学产业中心。

  以小米、海康威视、科大讯飞等为代表的知名企业总部或“第二总部”先后落户光谷。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湖北自贸试验区新设企业19657家,其中外资企业151家,合同外资33亿美元,实际使用外资21亿美元;备案境外投资机构34家,中方协议投资额7亿美元,实现税收收入245亿元人民币。

  胡中海介绍说,湖北自贸试验区建设以制度创新为核心,初步形成200余项制度创新成果。推出“中欧班列(武汉)运单归并、简化申报”等33项通关监管创新举措、出口食品生产企业备案采信模式等15项出入境检验检疫创新举措;推进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建成关检联合验放、铁路拆拼箱、水运平台、空运舱单系统等32个功能应用项目,电子口岸平台报关效率提升80%。

  高端产业发展离不开人才支撑。湖北自贸区相继推出放宽外国留学人员在自贸试验区工作许可条件、实施外籍人才口岸签证政策、允许外籍人才多岗位兼职、设立外籍高层次人才申请永久居留直通车等一系列政策举措。

  据普华永道评估,湖北自贸试验区170项改革试点任务目前已启动166项,启动率98%;其中136项已取得可检验成果,占比82%。(完)

  中新社长沙11月15日电 (付敬懿)为期三天的2018中国(湖南)国际轨道交通产业博览会(简称“轨博会”)15日在长沙开幕,由中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研制的时速250公里动力分散型铝合金双层动车组首次公开亮相。

  轨博会是华中地区唯一的专业轨道交通展会,已成功举办两届。本届以“轨道交通,改变世界”为主题,展览面积近5万平方米,展出范围涵盖轨道交通产业新技术、新材料、新装备、新工艺等全产业链内容。

  首次亮相的双层动车组采用流线型车头,全车采用模块化设计理念,能够实现四、六、八节编组,八节编组车型全车共有坐席820个,最大载客量1708人。整车采用轻量化设计,复合制动控制,安全节能环保。

  “该平台化动车组的成功研制,标志着中国双层动车组整体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中国中车首席技术专家、中车株机公司副总工程师杨颖表示,该车瞄准国际市场,以时速160公里为基础技术平台,车体、转向架等核心部件按照高速动车组的标准设计、验证,可以根据客户的不同需求进行技术升级,达到时速160公里以上多种速度等级。

  “当前,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轨道交通建设市场和完整的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体系。”中南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田红旗说,截至2017年底,中国铁路营业总里程达到12.7万公里,其中高铁2.5万公里,占世界高铁总量的66%,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冠军”。

  湖南省轨道交通产业具有完整的产业链和较强的产业集群优势,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推进,湖南省轨道交通企业逐渐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形成规模效应。

  据海关提供的统计数据,2018年前三季度,湖南省出口轨道交通装备19.3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增长1.3倍,其中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大幅增长,达2.5倍,其中整车设备出口总额持续增长。(完)

  32款童装不合格 九成绳带有问题

  本报讯(记者杨滨)市工商局今天公布流通领域童装抽检结果,此次抽查涉及32款童装不合格,其中29款儿童及婴幼儿服装绳带规格超长、幼童服装颈部使用绳索、风帽使用拉带等问题突出,占不合格童装的9成。

  市工商局已对不合格商品的销售者进行处罚,同时督促全市销售者做好相同生产者相同型号不合格商品的退市工作,对于拒不履行退市的销售者将依法予以查处。消费者可登录市工商局网站查询不合格童装详细名录。

  产品“黑榜”

  绳带安全问题

  标称北京歌瑞家婴童用品有限公司生产的“歌瑞家”男童针织长裤及女童梭织连衣裙;

  标称北上精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fox rabbit”背心连衣裙和长裤。

  产品有问题还失联

  标称“香港杭杭世家 香港涵杰薇服饰有限公司”生产7款儿童服装;通过商品标称的企业地址及联系方式无法与企业取得联系,建议消费者谨慎购买。D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