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华宇平台总代 下的文章

  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其中人工智能作为新工业革命的基础驱动力量,正在引领诸多行业的变革,也在重塑我们的生活。

  当前,国家政策及行业力量都在推动人工智能在教育环节的应用。另一方面,国家层面的重视以及行业的热度,使得专业的人工智能教材建设成为亟待解决的工作。于是,这本面向中学阶段的新一代人工智能教材《人工智能》应运而生。

  该书由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赵亮及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大数据中心负责人张宁担任主编,寓乐湾创始人兼CEO刘斌立、鲸媒体创始人兼CEO迟耀明担任副主编,从筹备到完稿,耗时两年。

  因为中学阶段的人工智能教育正处于起步阶段,可供参考的资料和标准很少,编者征询了教师、学生、科研人员以及行业从业者的意见和建议,尽可能地考虑中学阶段的知识水平和接受能力;注意构建能与后续专业课程衔接的知识体系;在注重内容的完整性和逻辑性的同时,也强调实际操作技能;并且还介绍和使用了当前的主流技术与开发工具。

融入深度学习和代码实践,打造新一代人工智能教材

  赵亮提到,传统的人工智能教材以基于统计的机器学习为主,通常是与计算机相关的学院在大学本科阶段开设的专业选修课。从专业方向来看,传统的专业设置方案中并没有人工智能方向,与此相关的方向叫做自动控制亦或是智能科学与技术。

  而作为新一代的人工智能辅助教材,《人工智能》不再以传统的机器学习为唯一内容,还增加了深度学习的知识。除此之外,全书使用人工智能第一语言Python编写代码,通过代码实践把理论知识“教学资源化”,通过案例进行知识传输。

  在书中,编者首先以时间为脉络,梳理了人工智能的前世今生,自古时中外神话传说中的故事讲解至现代人工智能的兴起。

  书中称,虽然人工智能的概念出现不过短短数十年,但是人们对人工智能的追求与探索其实始终贯穿于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之中。古希腊神话中的锻造之神赫菲斯托斯曾制作了一组金质女机器人,这些女机器人能够帮助他完成高难度的锻造工作,甚至能开口说话;16-18世纪,欧洲的“自动机”、日本的机关人偶,都是人工智能的初期形态。回看中国古代,从女娲抟土造人,到西周偃师制作的歌舞人偶,再到三国时期的指南车与木牛流马,也有众多涉及人工智能的文献记载。

  张宁表示,以上这些虽然可以纳入广义的人工智能范畴,但是与现代意义的人工智能相比,最大的差距是在心智上仍然与人类有着天壤之别。现代意义的人工智能大抵可以分为传统机器学习和新一代深度学习两部分。

  在传统的机器学习部分,书中介绍了决策树(配合毒蘑菇测试案例)、朴素贝叶斯(配合患病测试案例)等分类算法;介绍了K平均聚类算法(配合篮球运动员的行为分析案例);还介绍了使用神经网络实现的线性分类算法,并将其付诸识别鸢尾花的案例。

  在传统机器学习的基础上,编者继续介绍了深度学习,包括用Keras工具进行数字识别和人脸识别的案例;配合断词识文案例进行自然语言处理与理解的讲解;最终编者又带我们走向未来,介绍未来已来的自动驾驶……

  从“无”到“有”,要做中学生人工智能教材的先行者

  《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提到“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但当前中学阶段的人工智能教育是薄弱的、更是稀缺的。作为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科学学院副教授,赵亮发表了20余篇科研论文,参与了人教版《普通高中教科书 数学》的编写工作,并主持了数个人工智能产品的设计与开发;作为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精算研究院大数据中心主任,张宁也曾主持国家和省部级项目8项,发表多篇人工智能和计算机领域的科研论文。以上种种,皆可体现二位在知识层面、专业领域的深厚功底。

  与此同时,两位还作为教育行业媒体鲸媒体的学术指导和科学顾问,与鲸媒体一起,走在教育行业的最前线,接触教育行业的一线生存状况和发展需求,探索如何推动教育行业变得更好的解决办法。

  “我们努力推动中学人工智能教育,不是说我们的工作有多重要,但在我们看来至少是一个尝试。现在做这个事情的人不多,但是必须得有人做,在没有标准和参考的情况下,至少得有人先做出来才能做得越来越好。”赵亮说道。

  教材付梓之际,恰是秋季学期伊始,编者希望该书能够作为送给中学生朋友的一份开学礼。张宁表述说:“让大家对人工智能建立一定的认知水平,并通过实践获得实际应用的能力,是我们最大的快乐。”

  目前,这本面向中学生的新一代人工智能教材,或许不足以改变很多。但编者希望,未来在纵向延伸方向,能够沿着整个人工智能认知进阶体系,继续编写上至面向大学生的教材,下至面向更低龄少年儿童的人工智能启蒙读物。而在横向外延方面,编者会继续进行人工智能与其它行业相结合的书稿的编写工作,丰富人工智能的理论体系与应用领域。

  而鲸媒体,作为一家诞生于2015年12月的教育行业垂直媒体,自成立伊始,就始终站在行业的最前线,敢于剖析教育行业乱象,致力于把最深度、最精华的部分带给教育行业。

  在成立至今近3年的时间里,既产出上千篇充满深度的原创性内容,又统计了精准的每季度及每年的投融资事件,既打造出科技含量极高的AI媒体矩阵,又研发了实时监控和分析教育行业和公司舆情的“鲸舆”,还有每年如期而至的回看教育行业一年的《鲸字塔》,以及视频访谈节目《鲸视角》、《教条》……

  此次关于人工智能教材的参与编纂,关于人工智能大会(TEC教育创想大会)的组织主办,是鲸媒体愿意深度剖析教育行业的又一次全新尝试。其实我们的目标没有那么宏大,我们只是希望能够秉持对中国的教育事业严肃、认真的态度,并且希望通过一己之力为中国的教育事业做出努力和贡献。

原标题:去世小夫妻遗留受精胚胎,4老人寻求代孕最终产子

江苏宜兴的一座墓园内,有沈杰、刘曦夫妇的墓地。两人的墓碑去年才立好,碑上空着一行字的位置。那是为他们的儿子甜甜留的。

“等(甜甜的)牙齿长齐了,名字就可以刻上去了。”沈杰的父亲沈新南说。

沈杰、刘曦都是家中的独生孩子。2013年3月20日,一场车祸夺走了二人的生命。

车祸发生时,甜甜还是一枚体外受精胚胎,被冷冻在摄氏零下196度的液氮罐里。为了让这枚胚胎变成一个活生生的孩子,为两家人“留一个后”,4位失独老人请律师打官司、寻找各种代孕机构,想尽了一切办法。

根据2001年卫生部(现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管理办法》,对胚胎到底是属于生命还是属于物没有明确规定。此外,如何让老人们获得胚胎的监护、处置权,如何将受精胚胎变成一个生命,如何送四枚胚胎出国代孕,如何让代孕的孩子成功回国等等,这些问题对律师、代孕机构和老人们来说,都是新的尝试。

2017年12月9日,甜甜被一名28岁的老挝籍代孕妈妈带到这个世界,浅浅的眉毛,深深的酒窝。

“就会笑。”从甜甜身上,刘曦的母亲胡杏仙看到了女儿的影子:“眼睛像我女儿,但还是像他爸爸多一点。”

▲2017年12月,刘保君和同事去广州看望刚出生的甜甜,图中还有甜甜外婆和奶奶。 受访者供图

“没有医院敢接受精胚胎”

胡杏仙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受精胚胎时的情景:一根筷子长的玻璃导管,里面充满白色的雾气,“什么也看不见”。由沈杰的精子、刘曦的卵子结合而成的受精胚胎,就藏在这团白雾里。

从这枚受精胚胎形成开始,它就保存在南京市鼓楼医院——沈杰、刘曦进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手术的医院。二人过世后,4位老人打了近一年的官司获得了胚胎的监管权、处置权。他们要把胚胎从医院里取出来。

2014年9月,沈新南刚一拿到法院判决就迫不及待地来到鼓楼医院。他以为,有判决在手,取出胚胎再无障碍。

但鼓楼医院给沈新南开出两个条件:一是要让当地法院执行庭的人一起来取;二是胚胎只能由医院转给医院,不能转给个人,所以需要另一家医院开出接收证明。

为此,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今年3月找到了鼓楼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副主任王玢,她拒绝回应此事。

在宜兴,沈新南是个小有名气的商人,人脉也广。但找到一家医院开出接收受精胚胎的证明,还是把他难倒了。因为彼时,沈杰、刘曦均已去世,无法进行胚胎移植手术,而代孕在中国是违法的,没有医院敢接下这个“烫手山芋”。

为了绕过接收证明,仅2015年,沈新南就从宜兴往南京跑了30多次,但根本没用,“医院的大领导见不上面,小领导又做不了主”。

一次,有个朋友向沈新南介绍了一个人,那人称可以托关系把胚胎拿出来。沈新南没多想,塞了钱,送了礼。那之后,那个人的电话打不通了。

直到2016年6月,沈新南才在一家代孕机构的帮助下,从老挝的一家医院里开出了这份证明。他和代孕机构还分别购买了液氮存储罐,以保证胚胎始终处在摄氏零下196度的液氮环境里。

2016年12月20日,4位老人、2名代孕机构员工、3名宜兴法院执行庭的工作人员一起来到鼓楼医院。医院实验室的人拿着液氮罐走进会议室,只用了十几秒,就把盛有受精胚胎的导管取出,迅速插入沈新南等人带来的进口液氮罐。

▲2016年12月沈新南去南京鼓楼医院拿胚胎时,装胚胎的液氮罐。 受访者供图

曾打官司讨回孩子的受精胚胎

说起5年前的意外,胡杏仙仍会落泪。

彼时,沈杰、刘曦结婚两年,一直没有孩子。在沈新南的经济支持下,小两口在南京市鼓楼医院尝试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技术。13枚胚胎中,医院冷冻了4枚,预计胚胎移植手术时间为2013年3月25日。

意想不到的是,手术前5天夫妇二人突遇车祸,不幸离世。由于事发时没有目击者,事发路段没有监控摄像头,事故原因至今不明。

几个月内,沈新南夫妇一共暴瘦了近60斤。沈新南还曾带着妻子邵玉妹去医院检查身体,想要再生一个。但邵玉妹“身体一下子垮掉了”。50多岁的人,吃中药,看医生,尝试过各种办法均无果。

对老人们来说,鼓楼医院里冷冻着的4枚受精胚胎是他们唯一的安慰。他们要把胚胎取出来。

当时,中国尚没有男女双方均离世,双方父母向医院讨要受精胚胎的司法案例;卫生部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也只是禁止了胚胎买卖,禁止了国内医疗机构、医务人员实施代孕技术;但对于未移植的胚胎如何处置,未做规定。

沈新南不知道怎么才能把这条路走通。他请来了律师李云(化名)。

在李云提议下,两家老人商量后,2013年11月,沈新南夫妇将胡杏仙夫妇告上法庭。

“起诉医院风险太大了。”多年后,沈新南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解释,被告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把胚胎从医院里拿出来。

一审时,宜兴法院将南京市鼓楼医院追加为第三人。经审理,法庭认为“受精胚胎为具有发展为生命的潜能、含有未来生命特征的特殊之物,不能像一般之物一样任意转让或继承,故其不能成为继承的标的”,并驳回了沈新南夫妇的诉讼请求。

但在无锡市中级法院二审时,法庭充分考虑了伦理和情感因素,认为沈杰、刘曦遗留下来的胚胎是“双方家族血脉的唯一载体,承载着哀思寄托、精神慰藉、情感抚慰等人格利益”。因此,胚胎由双方父母监管和处置,既合乎人伦,又可减轻其丧失子女之痛楚。

▲2018年3月,南京鼓楼医院生殖中心门诊。 新京报记者 吴靖 摄

4位老人面临的代孕难题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老沈想把胚胎拿出来做什么,他肯定是要传宗接代的。”李云说。

但在中国,代孕被明确禁止。

2001年,卫生部出台《人工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而代孕是否违法,在法律界也有争议。

“实际上,迄今为止,我国法律和行政法规并没有对代孕做出明确的禁止性规定。”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立新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而原卫生部的规定只是行政规章,不具有限制人民权利的效力,不能作为禁止代孕的法律依据。

2014年8月,沈新南等人成了东方卫视《东方直播室》的节目嘉宾。胡杏仙当场询问主持人,“拿到胚胎,当然是想国家政府能给我们这个特殊的家庭一个特殊的照顾。”

所谓“照顾”,就是指代孕。当时,胡杏仙的侄女、外甥女等亲属曾表示,愿意为其代孕。但上海市卫生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徐青松当即表示,“为了保护后代原则,不允许代孕,不允许这个情况出现。”

2015年4月至12月底,国家卫生计生委等12个部门曾联合制定方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这次专项行动工作下发的文件中表示,打击代孕是为了净化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服务环境,维护正常的生育秩序,切实维护人民群众健康权益和落实计划生育基本国策。

自己无法再生育,亲属志愿代孕又不可行。无可奈何之下,老人们将目光投向了明处的、暗处的各种代孕机构。

某海外代孕机构负责人刘保君第一次见沈新南时,沈在不停地抽烟。那是2016年6月,梅雨季,他们在上海的一家茶馆里初次见面。沈新南手上的烟还没熄灭,立刻点上另一根,眼里满是焦虑和怀疑。

在刘保君之前,沈新南接触了几十家代孕机构。仅上海一地,他至少认识30家。

从打官司时起,各种国内地下代孕机构便蜂拥而至。他们承诺,可以通过非正式途径和医院协商拿回胚胎,但都没成功。为此,沈新南还被骗了不少钱。

等到胚胎拿出来,需要找人代孕时,这些机构又退缩了。“代孕成功率一般只有50%左右。他们都怕担风险,毕竟只有4个胚胎,万一失败了怎么办?”沈新南也不放心,毕竟在国内医疗机构代孕是被禁止的。

还有一些机构,声称可以去海外代孕,比如去美国、乌克兰、俄罗斯以及部分东南亚国家。在这些国家和地区,代孕是合法的。

这些海外代孕机构打着免费代孕的旗号找上门。沈新南虽对“免费”二字心生警觉,却不甘心放弃代孕的机会,接触了其中一家。

2016年初,沈新南受一家赴美代孕公司之邀来到上海。刚一到,公司负责人就说第二天要召开媒体发布会,帮他众筹代孕费用。沈新南被“吓到了”,偷偷买了车票第二天一早便返回宜兴。

与刘保君见面时,沈新南已经听了许多代孕培训课程,成了半个专家。刘自称是中国最早从事代孕行业的人,懂技术,在一些东南亚国家有过不少成功案例。

从能否开出医院接收胚胎的证明、如何保证液氮环境,到怎样解冻胚胎、怎样进行移植手术,两人谈了3个多小时,大部分时间是刘保君在回答沈新南的问题。刘保君还看了4枚受精胚胎的相关医院文件和资料,感觉胚胎质量、分裂冷冻情况相对较好,“(代孕)成功率比较大”。

经过协商,刘保君决定以成本价为沈家代孕,“代妈20万,一年生活费10万”,做不成,不收钱。

此后,双方又通过十多次电话,也为代孕、生产中的各种风险争吵过。比如,代孕妈妈中途流产要不要退钱;流产后的治疗费用谁出;孩子出生后不健康,谁来负担治疗费用……

最终,沈新南把这些责任一股脑揽了下来。

▲医院里用于转移受精胚胎的导管。 受访者供图

多国出台禁止商业代孕法令

紧接下来的一关是:如何把胚胎送到老挝。

之所以选择老挝,是因为与刘合作的柬埔寨代孕妈妈养胎基地不能用了。该国于2016年10月颁布了禁止商业代孕的法令。而此前,泰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也颁布了禁令。因此,未出禁令的老挝成为世界各地商业代孕机构的新宠(老挝也于2018年1月出台法令,禁止商业代孕)。

2017年1月初,刘保君的几名同事从云南出发,到老挝境内自驾游。那只装有胚胎的液氮罐得以带出国境。

选择这个过程带出胚胎,刘保君等人也颇费周折。

按照一般程序,寻求代孕的国内夫妇只要办理旅游签证,就可以到国外医院提取精子、卵子,进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手术。医院会将受精胚胎移植到代孕母亲体内。孩子在国外出生后,父母可再次办理旅游签证出国,到代孕医院开具出生证明、进行亲子鉴定。

“还要到当地的中国使领馆为孩子办理中国旅行证,然后就可以一起回国了。”一名业内人士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在国外出生的孩子,只要父母一方具有中国国籍,且未获得其他国家国籍,便可办理中国旅行证。

然而这次不是普通的海外代孕:需要出入境的不是人,是4枚受精胚胎。

2018年4月8日,重案组37号分别致电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云南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局。三方均表示,受精胚胎在法律上没有明确界定,比较难办,此前“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报检科的工作人员表示,“我这里出去问题不大,要不然你问一下对方国家需要哪些证书。如果有个胚胎进境的话,你需要的手续是很复杂的。”

该局卫生检疫科的工作人员则告诉重案组37号,先准备好情况说明、法院判决书、国内医院进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手术的证明,以及国外医院愿意接收胚胎、愿意做代孕的证明。“然后我把这些材料发给省局,给他们看一下(再考虑具体如何处理)。”

刘保君接手胚胎前,从未做过运送胚胎出境的尝试,其他海外代孕机构也缺乏类似经验。

他最先想到了航空托运。“因为液氮不会爆炸,很多航空公司没把它列为违禁品。”但当他告知航空公司想要托运“胚胎”时,还是被拒绝了,“他们说这种东西不允许运输。”

他还找过一家曾从西班牙运输生物细胞回国的公司。但那家公司说,装胚胎的液氮罐报关报检时必须提供胚胎父母的委托书、体检报告等材料。显然,在沈杰、刘曦过世后,这些材料无法提供。

老挝代妈在广州产下男婴

在老挝,刘保君为胚胎选了一名27岁的代孕母亲坤达。行内人称“代妈”。坤达顺产生过一个孩子,没有传染病、遗传病,子宫环境正常。她还与刘保君达成了口头协定:如果顺利怀孕生子,她将放弃孩子的抚养权。

尽管沈新南对代妈的要求只是健康一点、高一点,“万一怀了双胞胎容易生”。刘保君还是从20多个备选代妈中,挑了这个好看的:“(坤达)个子大约一米六多,长得蛮漂亮,看着很讨喜。”

为了减少妊娠风险,医生从4枚胚胎中挑选了最具潜能的2枚,移植到坤达体内。其余2枚,仍被冷冻在老挝的那家医院里。移植成功后,受代妈自身条件及各种外在因素影响,成功率往往只有50%。这次也不例外,移植了两枚,只有一枚成功着床。

坤达在老挝当地的一栋别墅里养胎。一个院子里一栋三层小楼,住着五六个情况类似的代妈。坤达从不知道,自己子宫内的胎儿有着曲折的身世,也从没与沈新南、胡杏仙建立过任何联系。

沈新南等人对坤达的了解,也只停留在体检报告上。

每隔30天,坤达就要进行一次孕期产检。每次还没到时间,沈新南就会在微信上向刘保君询问坤达和胎儿的情况。刘保君会给他们发一些坤达的近照、视频,每个月去老挝探访时,还会带上沈新南交托的钙片、复合维生素等营养品。

“也不能让她觉得自己受到特殊照顾,和其他代妈不同。怕她会有情绪。”刘保君说。

即便胎儿孕育过程十分顺利,但接下来仍有难题困扰着刘保君和沈新南等人。

与其他海外代孕不同,因为沈杰、刘曦已经去世,孩子在国外出生后无法进行亲子鉴定,办理不了中国旅行证。没有中国旅行证的孩子,不能入境回国。

为此,没到预产期,刘保君就为坤达办理了赴中国的旅游签证,安排她到广州的一家民营医院待产。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查阅相关法律法规发现,无论出境入境管理法、外国人入境出境管理条例,均未禁止外国人以旅游签证入境后在国内医院生育。

2017年12月9日,坤达肚里的孩子在广州出生,男孩。沈新南夫妇和胡杏仙立刻从宜兴飞到广州,见到了这个盼了4年多的孙子。

邵玉妹记得,孩子刚出生时还没长开,皮肤皱巴巴地缩在一起,但是“很白”。

外婆胡杏仙给孩子起了个小名:甜甜。她希望甜甜的到来能给他们带来甜蜜,苦尽甘来。

▲甜甜出生快满100天。 受访者供图

如何规避孩子抚养权之争?

在医院住了半个月,4位老人把甜甜接到南京做了亲属鉴定。4位老人都抽了血,对照DNA片段,甜甜被证明正是沈杰、刘曦的儿子。

接下来的问题,是孩子的国籍问题如何认定。杨立新认为,甜甜在中国出生,生物学父母都是中国人,就是中国国籍。

此外,如果将来坤达找到甜甜,想要抚养、探视,又该怎样?

“胚胎移植手术前,代妈和我就有口头承诺:放弃孩子的抚养权。”刘保君说,而且沈家与坤达的信息始终相互隔绝。杨立新则认为,“有协议就行,没协议有口头承诺也行。”如果没有相关纠纷,就可以上户口了。

事实上,中国已出现多起代孕子女抚养权争议事件。2016年,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还有一个关于代孕子女法律地位问题的判例。“那个判决显示,法院认为(孩子的抚养权)属于主张代孕的一方,不属于生出代孕子女的一方。”杨立新对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表示,那个判例和甜甜家的情况一样,“(如果出现纠纷)不能认定代孕母亲的权利。”

据刘保君介绍,坤达生下孩子,护士抱给她看了看就送到沈新南他们那里。因为是顺产,产妇也无大碍,两三天后,刘保君给坤达结清十万元代孕费,并安置她在广州休养几天后送回老挝。尚未登记户口的甜甜则住进了沈新南位于宜兴湖父镇的三层独栋别墅。为了照顾他,沈家特意请了一名保姆,24小时陪护。

“和我儿子小时候一模一样。像不像?”说着,邵玉妹从电视柜里抽出一个厚厚的袋子,剥开三层防尘套,露出几张沈杰、刘曦的结婚照。

2018年3月18日,甜甜出生满百天。按照镇上习俗,沈家本该大摆几十桌宴席,放着鞭炮邀请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前来做客,人越多越热闹。

但沈新南只在自家院子里摆了十桌,邀请了胡杏仙夫妇和一些走得较近的亲戚。他不想孩子的百天宴太过张扬。

“这个小孩来到世上,他也伤心的。人家都有爸爸妈妈叫的,他没有爸爸妈妈叫了。将来肯定要告诉他的,不告诉他怎么办呢?”沈新南打算先骗着甜甜,告诉他爸爸妈妈出国了。等甜甜大一些、懂事一些,再告诉他自己身世的真相。“幼儿园可能是最艰难的时候。”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没戴假发!瞒天过海结构复杂 特朗普发型大解密(图)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初晓慧]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特朗普的发型向来是媒体焦点,特朗普已“澄清”头发是真的,发型师则认为他的造型过时不讨喜,不过“川式”扁帽发型辨识度高,已成为标志。

特朗普一头金发,发型十分特别,前端两侧留长,以不同方向往后梳齐固定;最特别的是顶上留长,梳向额头,再180度大转弯梳向顶端,最为人津津乐道或嘲弄,特朗普的发型和言论一样,高踞话题榜首。

据美国中文网2月25日报道,美国八卦小报对特朗普的发型有两大疑问,是否戴假发或贴发片?是否秃头?留长瞒天过海?特朗普2015年8月在南卡罗来纳州造势活动中,邀请支持者上台触摸,验明正身,答案都是“否”。

发型师米特甘在网络媒体QUARTZ分析,特朗普没戴假发,不过是以特殊方向梳齐,他也没想瞒天过海,头发留长向后梳并不就是为了遮秃。

米特甘好奇,特朗普如果剪了短发效果会如何?她认为会像乔治克隆尼演凯萨大帝那副德性,只不过换了张特朗普脸。

《纽约邮报》曾引述特朗普前妻发型师李卡利的说法,特朗普的头发应该是植发而来,他曾于1980年代在植发专家奥伦特奇的诊所,多次见过特朗普。

特朗普以相同造型走遍天下,额头前的长发逆向转弯,看来像戴着扁帽,不过遇上刮风下雨,还是会长发飘扬,摄影记者最爱捕捉这些镜头;特朗普有时会戴上棒球帽,解决秀发飞扬的苦恼。

媒体评价道,无论如何,特朗普的发型、造型和口条辨识性极高,喜剧演员乐于模仿;米特甘冒着被网友围剿的风险评论,“他不过留了个过时,又不讨喜的发型”。

重申一下我对中国房地产的三个100%的判断:第一,中国房价百分百太高,不承认中国房价太高不实事求是;第二,中国房地产迟早有一天100%会崩盘,因为所有的房地产泡沫唯一的命运就是崩盘;第三,中国房地产什么时候崩盘,我100%不知道。

从推倒蒋介石塑像到拒绝继续向孙中山行礼,可见绿营“亡国之心不死”。这个“国”,是“中华民国”。

我们很可能正处于一个新的宏观经济时代,经济状况是异乎寻常的。过去的那些解决方案已经失效,新的疾病需要我们寻找到新的药方。

经过反复的拉锯,人们终于在不可辩驳的科学研究数据面前,接受了肥胖是一种疾病的论断,然而,在对肥胖症成因的认识上,却长期没有摆脱这是源于个人意志薄弱,自我约束不足的误区。